《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第一回 遭逢月圆见血光,遗族藏宝引杀机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夜,静謚的夜,吹拂着让人三万六千个毛孔通体畅透的徐徐微风。正逢十五的月光失去了温柔婉约,略带粗暴且阴冷,像是要照破大地投射在希家宅院。

平静,却不平静。


剎那间,三名黑衣人像弹弓般从树林中射出,划破了宁静的夜空,随即施展鹌蹲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急速穿越城外草地。来到围墙边,只见一个个像蜻蜓点水般脚踏芦苇,十尺高墙一跃而过,落地犹如猫蹼般着地无声,功力深厚可见一斑。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漆黑的宅院显示主人早已熄灯歇息。三人窃窃私语后迅速窜入东厢旁的书房,开始翻箱倒柜找寻目标。


起身如厕的希家主人希誉听到书房中传出怪异声响,小心翼翼地前往查看,惊见房内有三个黑影晃动。一名瘦高的黑衣人察觉有异,以回马之姿直接向后出掌,只见房门立马被劈成碎片,而希誉正闪身门旁向房内直视着。


「既然被发现也没办法了。」黑衣人瞬间冲至门口并向他出招。


突如其来的发招并未让希誉受到太大伤害,反之,早已运气至胸口的他顺势承受而化解了大部分的掌劲,随后向后蹬至中庭并大声叱喝,「你们是谁?何以闯入我家宅院?」


只见一名精瘦的黑衣人向前站出,似乎是三人的头领,「我们找你很久了,希氏遗族!快说,『示占绿』藏在哪里?」


希誉听闻黑衣人说出「希氏遗族」,脸上便已闪过一丝不安,而「示占绿」三字的出现更让他脸上多了惊恐,但仍强作镇定并正色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


「少废话!快将东西交出来,否则你们的性命不保!」


此时,原本在外巡夜的家僕左阜与右邑闻声后赶到。


「王...少爷,发生了什幺事?」看到黑衣人在场而警觉改口。


「不要浪费时间,快将东西交出来,还能留下你活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语带威胁地说着。


主僕三人六目相交,随即摆出阵势準备出招。


「上!」三名黑衣人马上向希誉及家僕出手,招招狠毒、招招致命。虽然主僕三人也非省油的灯,但几招过下来,黑衣人明显居于上风,让希家三人几乎无法抵挡,面临生死关头…

###

第二回 在劫难逃护子命,遗书传讯复家仇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院内刀光粼粼、剑影幢幢。顷刻间,左阜与右邑已被击溃在地。头领正欲出掌直劈希誉脑门时,瞥见一妇人抱着布包从侧门向外狂奔,掌劲因分神出了差池,当下希誉胸口中招,吐血倒卧在地。三名黑衣人见希誉已然伤重,分头烧毁希家屋舍,随后便急驰向外追赶妇人足迹。


妇人越是奔跑,明亮的月光越是将足迹照得清晰,让她越显焦急。不一会功夫,头领翻身窜出妇人面前拦住去路。


「我不杀女流之辈,只要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能保妳一条小命。」


「示占绿乃我族之宝,哪能轻易拱手让人!」话没说完望见远处一片红光,才惊觉宅已然陷入一片火海。只听妇人用不知名的言语嚎啕嘶吼。


「你怎能这幺狠毒!到底为何要如此残害我们?」啜泣并语带哽咽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只要把示占绿交出来保妳没事。」


「我…我跟你拼了!」妇人扯下髮簪刺去。


头领一个回身闪过重重在背后拍了一掌。月影下头领的面貌清晰显露。


「是你…啊!」妇人大叫后便被掌劲震飞并跌落路旁斜坡,瞬间消失在草丛中。


「坏了!这下难交代。」虽然也马上跳入草丛中寻找其身影,但一无所获,遂回到希家附近与两名黑衣人会合后匆然离去。


清晨时分,山林小径的浓雾中有人影晃动,隐约可见其中一人还提着篮子。此时人影突然静止,在倒卧路边且衣服残破不堪还紧抓布包的妇人前方停下,似乎正在交谈着什幺。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风起雾散,妇人与人影已不见蹤迹。


数日后。


「他日请将此信交由我儿。」妇人在递出书信后便立刻断气。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草头过疾风,十五正当中。

护子避家难,血光盖闽东。

左阜强持剑,驱冬一点红。

且待复仇日,求生不悔盟。



「爹,现在该如何处理?」看着信上所写的诗句,年轻女子语中透露着悲伤。


「唉,一切都是天命。且将此娃儿先收入门下,由妳来照顾他,如何?」男子叹息着。


「此娃儿也算是与我有缘,就先依爹的意思吧!」

###

第三回 九十大寿论传武,希氏深仇寄海门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至正十一年,希家血案转眼七年过去,历经纷扰甚至曾上达刑部,然随时间流逝,各地反元势力纷起,此案因被压落案底而无人闻问,渐为众人所淡忘。


清溪县西隅一座大院内,三名孩童採花追蝶兀自嬉戏着,前厅多名男女正欢言畅饮好不欢乐。此庄名为「纳海庄」,为海门派一族居所,庄主正是江湖德高望重人称「湖中仙」的康骆,时逢八月十七为其九十大寿,族内男女及弟子共一十二人,齐聚为师祖贺寿。


「青儿,来!」湖中仙唤最小的孙女到身旁。

「妳也年纪不小了,妳爹爹却还不替妳找个好归宿,爷实在不忍啊!」

「爷,青儿自幼随着兄长习武惯了,谁家愿意讨这般舞刀弄枪的媳妇,不如留在家里侍奉爹和爷。况且莫门年纪还小,如此孤苦,我若嫁人又有谁来照顾他呢?」

「唉!」湖中仙望向厅外三名孩童,深深叹了一口气。

原来当年希家逃出妇人所遇正是海门派掌门星宿一及其女一叶青,受妇人託付后,将襁褓中的婴孩带回庄内养育。湖中仙见婴孩为金髮色目人,胸前带有一块碧绿玉石 上头刻有一「希」字,加上从信中诗句得知莫门是希家惨案唯一倖存血脉,因而起名为「希莫门」,希望孩子长大能「莫忘家门血海深仇」。

「爹, 莫门已七岁,古晋(江湖人称「麻雀锦」)的两个孩子也到了该习武的年纪,这几年虽不见江湖有人打探莫门下落,难保将来希氏的仇家不会找上莫门。想当年希家惨变,夫人託孤于我,除了抚养他成人外,是否该一同传授武功,好让他锻鍊强身,日后方能报灭族之仇。」时任海门派掌门,也就是湖中仙的独子「星宿一」康南 风起身说了这幺一席话。

前院的三名孩童正兀自拿着枯枝比划,宛如平日大人们习武切磋的模样。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也罢!青儿,明个起妳开始传授芷姗、希捷和莫门咱们海门派的入门功夫。」湖中仙转头向一叶青(康珊珊)说道。

###

第四回 情愫暗生十一载,前院弄武现真情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至正二十一年,南方各地汉人义兵四起,陈友谅与朱元璋原本各据一方,金陵一战陈友谅败走江州,朱元璋一派所领明教声势日隆。

这年希莫门一十八岁,拜入海门派门下已经历十一个年头,与一同习武的芷姗、希捷三人在一叶青与麻雀锦的传授下,各自在剑法、轻功与掌法互有所长。希莫门天资聪颖,习受武功一点即通,一招一式不消三日即可纯熟挥洒,令一叶青及麻雀锦甚感欣慰。这一切都看在掌门星宿一眼里。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午后,莫门与芷姗正于前院比划,只见莫门手上木剑如花,绵延不绝,招式间步法稳健;只是芷姗虽不擅用剑,但轻功纯熟尽得一叶青真传,即便希莫门使出海门派「绿海剑法」中的凌厉招式-「苏海韩潮」,亦难攻进半步,两人之间始终隔着丈余的距离。

忽然间芷姗脚下一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登时门户露出破绽。莫门一剑横出,口中突喊:「中!」,芷姗手腕中招,木剑脱手落地,眼见身子一斜就要跌倒, 莫门见状赶紧趋身向前将芷姗接入怀中。

「师妹,妳要不要紧?」希莫门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莫门,刚刚那招『碧海青天』虽然时机恰到好处,但对自己小师妹终究霸道了些!」星宿一自院内凉亭徐徐走出,缓缓说道。

莫门见到星宿一现身赶紧放开怀中芷姗改为搀扶。

「师公!」两人同声齐喊。

「哈哈哈!莫要紧,莫要紧,师公只是想提醒莫门该怜香惜玉,当心弄疼了妳这个小师妹,怕回去后古晋要他闭门思过哩!」星宿一仰天长笑。

「师公!妳笑人家...」芷姗羞道。

原来希莫门这十多年来,早已长成体魄英武、面如白玉的挺拔男子,不同于汉人的身形,在庄内鹤立鸡群多时。芷姗、希捷姐弟二人与希莫门一同长大,自幼朝夕相处,三人感情如胶似漆。莫门、希捷二人本以兄弟相称自不在话下,但与芷姗或许因肤髮异色,虽是两小无猜,却不像兄妹之情。

「莫门啊!这个月十五是你十八岁生日,届时有话要跟你说,当晚戌时记得来师公房里。」

「是!师公...」莫门心里充满疑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待续~


###

第五回 狼伺在侧浑不知,身负血仇始未料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是日,纳海庄洋溢着欢愉的气氛,上下正为莫门的十八岁生辰做準备。傍晚,湖中仙、掌门星宿一、师伯们连着家僕数人都在为莫门的生辰庆贺着。当然,与他情同手足的希捷及最喜爱的小师妹芷珊也一併在旁。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师父,友定回来看您了!」突然,一名陌生男子步入中堂并大喊着。


「友定?怎幺我从未见过他?还称师公为师父!」莫门拉拉希捷的衣服悄悄地问道。


「休得无礼!他是你们大师伯,离开海门派十多年却不曾回来,如今却…」耳尖的三师伯似乎话未说完,且其他师伯面色看来也有些凝重。


「难得友定回来,大伙不要这幺不快。今天是值得欢庆的日子,应该要高兴些!」


「还不快过来拜见大师伯!」星宿一面露欣喜并缓缓说道。


「见过大师伯。」三人向陈友定作了个揖。


「他们是?」


「这是古晋的一对儿女,芷珊与希捷。另外,这位是希莫门,也算是你的师姪辈。」


「希…莫门?他是…?」陈友定一脸狐疑地看着金髮碧眼的他。


「唉,说来话长!也难怪大师兄不知道了,自从你十多年前离开之后,我跟爹爹某日在山林中救起一对母子…」一叶青陈述往事的同时,只见陈友定的眉头却逐渐深锁。


剎那间,陈友定瞥见莫门颈上那刻有「希」字的碧绿玉石,脸上闪过一丝惊恐。


「友定,怎幺啦?」星宿一语带关心地问着。


「哦…没事的,师父,可能是连日奔波让我有些疲累罢了。」


「友定,既然累了就先去歇着吧!等明个再与大伙好好叙叙。希捷,带你大师伯进厢房先。」


「是!大师伯,这里请。」希捷领陈友定步离中堂后,大伙又闹烘烘地继续方才未完的筵席。


戌时,莫门遵照星宿一前日的嘱咐来到房内,只见星宿一拿出一张泛黄的书信,从背面隐约能看出上头写了几行诗句。


「莫门,凭你聪颖的头脑应该早已发现,但我还是选择在你十八岁生辰告诉你详情。」


「师公,这我早就猜到了!我的髮色及肤色皆与纳海庄的人不同,但大家视我如己出,就像是我的父母与手足一样,一点也不会感到不自在。」


「这番话真让我欣慰,不枉费小青与你师伯们的疼惜与拉拔。但我想说的是,有关你血海深仇的这封书信…」

###

第六回 託孤海门意深远,犹忆希族暗飘香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星宿一从斑驳的木盒中拿出一封微微泛黄的信封,即便经过多年,仍旧带有地些许悠香。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莫门,这是当年你娘将襁褓中的你,託付给我和你义母,要我们在你成年后转交给你,先看看吧!」星宿一边说边将信递给站在床沿的希莫门。


「草头过疾风,十五正当中。护子避家难,血光盖闽东。左阜强持剑,驱冬一点红。且待复仇日,求生不悔盟...」


整封信仅此一诗,左下有一珠砂印记着一希字。书法工整字迹娟秀,丝毫看不出是出自色目人之手。


「师公!这...」莫门双手颤抖着。


「没错!十七年前希家发生灭门血案,你是唯一倖存的血脉。当年我跟你义母在咱们宅院外不远的山林里,发现你娘倒卧路旁怀里还揣着襁褓中的你,赶紧将你母子二人扶回庄内,当时希夫人的脉象不振气息奄奄,明显受了重伤...」星宿一遥想当年与莫门母子俩相见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娘...」莫门眼里噙着泪水。


「希夫人整整在纳海庄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你四师伯虽精通医术,却因希夫人背后所中掌力伤及脏腑而束手无策。第四天虽醒来,但虚弱而无法言语,直到第七夜...」


「唉...」


「第七夜怎幺了?师公!」莫门两行热泪早已沿着面庞滑落。


「当庄内用完晚膳,大伙正在院内乘凉时,希夫人奇蹟似地抱着你走到院里,笑着逐一向众人道谢,最后来到我和你义母身前,将你连同这封信交给我后便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待我儿成年后,将此信转交予他』便断气了。」即便过了一十七年,星宿一说到这仍旧难掩哀凄。

###

第七回 引蛇出洞犯杀机,身世家仇犹茫然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当晚星宿一与希莫门深谈许久,直过子时方休。


正当他要走出星宿一房门时,忽然撇见一阵黑影自廊边跃去。


「...!」希莫门心想可能是猫,但却感到几许不安。


漫步走回自己房内,莫门在烛台旁看着诗里行间的字句,思量着亲生爹娘的容貌和家门遭逢的不幸,心中又是一阵酸楚。过了良久,莫门好不容易收拾好情绪準备就寝,就在躺下的时候发现枕边有一张字条:「欲知灭门血仇详情,明日卯时五里外霞海亭。」


希莫门一怔,心想:


「莫非刚刚所见黑影是人非猫?若真如此,这人武功之高,竟连师公都没发觉门外动静!而且字条中提及灭门血仇,却又不正大光明露面,其中定然有不为人知的内情,亦或许师公没有全盘托出...」


希莫门一夜未眠,在床上辗转到东方既白,对于前夜师公所描述的以及床头字条两者间的关联一直萦绕于怀。捱到寅时末,换上外出服带上古晋师父所授的绿能剑,自后院出了庄门朝东边而去。


一个黑衣人在远处林边观察宅院许久,就在希莫门踏出纳海庄的同时,消失在竹林深处。


约莫两刻钟的时间,莫门来到位于清溪县东侧高岗的霞海亭,此时日头已跃出山头,晨雾正逐渐消散,亭内不见一人。


「这...」希莫门握紧手上的剑,内心惶惶不安。


忽然背后一阵凌厉掌风逼近,希莫门赶紧侧身闪避,随即以剑鞘护住身前。


只见眼前竟是昨夜方才回来的大师伯-陈友定,莫门顿时惊呆了而无法言语。


「大师伯!怎...」


莫门话没说完,陈友定又是一掌。莫门为了自保只好还招使出苏海韩潮自左边攻到,陈友定大喝:「好俊功夫!」


此招原是为了逼开陈友定,并没有伤人的意图。眼看陈友定退开后,莫门驭剑谨守面门并未追击。


「哈哈哈!好,很好!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能将本派的剑法使得如此纯熟,看来古晋可费了很大心思啊!」陈友定收势后笑道。


「大师伯!这一切怎幺回事?为什幺您会在这里?」


「方才我在庄内看到有人携剑自后门出,身材壮硕又是金髮想必是你,于是跟在后面出来一探究竟,想不到你的轻功造诣大出我意料,这五里路竟只花了一柱香的时间,看来珊珊对你也下了不少功夫。」言语除了冷淡外,还带了点讥讽的味道。


「后来看你一个人发怔,想说试你一试,果然出招就是二弟最擅使的绿海剑法。」


就在两人这阵对话间,远处一道黑影啐了声:「竟有人出来误事!」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

第八回 暗影欲揭生死命,半途遭遇程咬金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没想到他的武功已精进到如此程度,让人欣慰。倒是那位大师伯需要堤防,尤其是那似曾相识的步法…」隐身于林中的黑影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突然间,一股凌厉的目光直冲黑影而来。


「不妙!似乎被察觉了,看来只好另寻他机…」说完便消失于林中。

「听说…你是十多年前希家惨案的唯一倖存者?」陈友定语带玄机地问着。


「回大师伯,其实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隐约听义母和师公提过。」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我再问一件事,你师公昨个夜里是不是给了你什幺东西?」


希莫门想起师公嘱咐,不准将书信之事洩漏出去,即便是纳海庄内的亲人也是一样。

「没有呀!师公没有给我任何东西。」


「那为何他会将你叫进房里呢?以往只有掌门或继承人才可以进入,其余人等一概严禁。」陈友定突然大发性情地说。


「因为昨天是我的十八岁生辰,师公可能平常看我练武不得要领,口头提点我一些本门的武学诀窍,期许我的武功更加精进罢。」

希莫门的表情极为诚恳,让陈友定也不得不信服其所言。

「那…你知道什幺是『示占绿』吗?」


「示占绿!那是什幺?大师伯何以有此一问?莫非跟我的身世有关?」莫门满脸狐疑的回话。


「没听说过?看这傻小子确实不像在说谎,这该如何是好呢?」陈友定心中满是疑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大师伯,您约我来此,不正是要告诉我我的身世吗?还有,您说的示占绿指的什幺东西?是不是跟我的身世有关?」


「十多年前,希家血案轰动一时。江湖盛传,兇手就是为了取得『示占绿』才会下毒手,但直到今日仍无人曾见过其真面目。」陈友定凝望远方幽幽地说,并未注意莫门的问题。

「莫门,你在哪呀?莫门!」正当莫门想要再次追问时,远方芷珊的呼唤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今日之事切莫与他人相告,否则对你我两人皆不利,懂吗?」话甫说完,只见陈友定右脚一蹬便弹至林梢,转眼不见蹤影。


###

第九回 剑花如雪袖里红,儿女情长絮语倾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一日,希莫门与芷姗于庭中练剑,一叶青与希捷在旁观看,只见两人一来一往,剑花如雪。正当芷姗使出剑海如波,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攻去时,原本莫门仅需以镇海无间之招便能化解,但一个闪神让剑锋划过他的左肩,衣袖瞬间见红。


「莫门,你没事吧?」芷姗立即收招,马上奔向他身旁。


一叶青与希捷见状有异也立刻围了过去。


「莫门,方才就看你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出了什幺事吗?」一叶青话虽说得严厉,但却隐约透露着关怀之情。


「义母,我没事,只是突然恍神罢了。」看着芷姗快似崩堤的眼眶,让人好不怜惜。


「希捷、芷姗,你俩带莫门去擦金创药,今天就先到这吧!」一叶青交代完之后便缓步离去,但仍不时回头关心着希莫门的身影。


「姊姊,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妳就先扶着莫门哥去疗伤房啰!」说完便一溜烟地不见人影。

虽然这不是芷姗第一次搀扶希莫门进疗伤房,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倒是头一遭。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希莫门解下左肩的衣袖,露出健壮的臂膀,芷姗双颊立马潮红了起来,双手颤抖地敷着药草,眼睛却不敢直视。


近距离的接触下,芷姗身上散发着微微香气,引得莫门心思荡漾,一心想着为何从未发现芷姗的大眼竟如此乌溜有神,双唇更是娇豔欲滴,泛红的双颊更衬托出柔嫩肌肤的白皙,完全忘却了伤口的疼痛,不自觉地向着她越靠越近…


「莫门哥,好多了吗?」希捷突然从门外撞进房内,划破了粉色的宁静,而脸上多了诡异的笑容。


「谢谢,已经好些了。」希莫门改以正坐并尴尬地笑着说道,而芷姗则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莫门,你这几日练剑常出差池,似乎有些心事烦扰着,能够对我们说吗?」芷姗担忧地说道。


「是呀!莫门哥,我们又不是外人,或许还能帮你想出什幺解决的法子。」

希莫门想了一会儿,决定托出所有事情。


「前日,师公唤我进房,告诉了我关于我的身世…还有一纸书信…!」

待续~


###

第十回 情同手足吐真情,谷中求仙欲解谜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剑斗谷,清溪县民习称内清溪,地势较高且交通不易,闽南口音较平地(外清溪)更重,被认为是民智未开之处,宋代时更出现盗贼劫掠民家,久未平息,被县衙列为危险之地。

一日清晨,浓雾中却出现了三个人影,一步步向谷内前进...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三天前,希莫门对芷姗及希捷诉说身世,只见芷姗的泪珠不断在眼眶内打转,希捷则是低头不语。

「对不起,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却从不知你有如此坎坷的身世!虽然一直都知道你有色目人血统,可我们从来没把你当外人…」芷姗说完,泪珠终于承受不住而潸然落下。

「是呀!莫门哥,我们不会因为你的身世而对的你态度有所改变,你永远是我们的兄弟-希莫门!」

希莫门向天长叹了一口气。

「我明白!包括你们、纳海庄上下都视我如己出,尤其是义母和古晋师父更将武艺倾囊相授,对我恩重如山…」

「纵然师公直言冤冤相报无时尽,苦劝我切莫找寻仇人,但我看母亲遗留给我的书信中似乎隐藏了什幺,只是迄今无法参透,甚是苦恼!」两人未曾见过希莫门如此激动,不仅双眼紧闭还拳头紧握。

「莫门哥,你知道剑斗谷吗?」

「你是说城外五十里远的那个山谷吗?义母曾说过那边不太安宁,至今仍有盗贼横行,是民智未开之地,告诫我不要靠近那裏。」

「但是我听说谷中深处住着一位能解世事疑难的智者,似乎叫…哈狄‧鞑克忒?!」希捷活灵活现地说着。

「哈狄‧鞑克忒?每回陪爹爹上山去採药,途经城外茶舖经常听见有人提起这名号,似乎也是色目人,只是真有其人吗?希捷!」芷姗收起迷濛的泪眼补充道。

「当然有啦!我听镇上的人说,这位智者能解读神祇的旨意,如果莫门哥对书信的字句有所疑虑,何妨走一遭剑斗谷,会会那位智者?」

「这…妥当吗?一叶青师叔都交待别靠近那儿了。」芷姗担忧的说。


莫门虽生性谨慎不爱冒险,但此事攸关自己的身世,从他的表情就看得出只要有任何蛛丝马迹能够解开身世之谜,无论如何都值得一试。


「好!我明日启程,你们留在庄内等我消息。」莫门说得颇为坚定。

「嘿嘿,莫门哥,没有我带路,你可是找不着的喔!」希捷鬼灵精怪的口吻让希莫门无法招架,接着又从袖里取出像是地图般的纸片。


「我…我可以带着一些金创药,以备不时之需。」芷姗拉着希莫门的衣袖害羞地说着。

「你们...谢谢!」希莫门感激的心情溢于言表。

日过半晌,莫门三人来到剑斗谷,只见谷中深处仍是浓雾瀰漫...


忽然间,雾中出现一佝偻老者的身影…

###

第十一回 闽陕传密三千里,夜雨疾行惊向西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中秋过后五日,三更。陕西行省首府京兆城内西侧,平章政事官舍内灯火通明。


「友定啊!你自福州千里迢迢赶到陕西来,是不是有什幺急事要跟我说?」厅舍内一位挺拔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说。


「大人!东南近来动乱四起,先后有陈友谅、朱元璋等反贼起兵闹事。托大人的福,晚辈仍能领军节制。」回话的正是当日突返纳海庄掀起波澜的陈友定。


「嗯哼...就为此事?」中年男子不以为然的说。


厅内烛火忽明忽灭,屋内人影跟着飘忽,只见陈友定驱身靠近中年男子,声音低到如蚊子飞,听不清在说什幺。


「什幺!你确定没错看?」中年男子眼睛瞪大望向房门,彷彿要看穿什幺似的。


三千五百里外的福州纳海庄突然一阵雷鸣划破天际,接着大雨倾盆。


希莫门坐在案前眉头深锁,望着桌上亲娘的遗书。


「谁?」屋外虽雷雨交错,莫门仍注意到窗外有人。


「随我来~」一个未曾听闻的男子说道。


希莫门随手拿起墙上的绿能剑夺门而出,只见一道黑影已翻出宅院外墙,赶紧提气追去。黑衣人一路西向而行速度极快,莫门追赶得颇为吃力。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不知此人究竟是何方高人,脚力如此绵长,我这一路落后三丈有余,瞧他吞吐不急不徐颇有余裕,轻功似乎更在义母之上,我得小心提防。」希莫门心中暗想。


大雨中疾行不易,来到城外二十里处,莫门体力渐渐不支无法跟上,两人距离越拉越大,到最后已经完全看不到黑衣人的背影,只好停靠道旁树下避雨。


「你轻功根柢虽厚实,但内力不足,再练十年也不一定能缩短你我间三丈的距离。」


莫门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一大跳,左右张望寻找声音自何处而来。


「抬头!」


只见方才追赶不上早已不知去向的黑衣人倒挂在树上,不禁目瞪口呆。

###

第十二回 闇影未能辨正邪,强授心法入丹田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大雨依旧滂沱,雷电交加...


希莫门对于消失眼前许久的黑衣人,竟会吊挂在树上,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内心更多了几分惊恐。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先生何方神圣?」莫门对着树上的黑衣人大喊。


黑衣人自树上飘然跃下却落地无声。


「海门派虽以剑法、轻功闻名,却不讲究练气,可惜!可惜!」黑衣人兀自歎道。


莫门听闻黑衣人言语中对师门不敬,内心相当不是滋味,却碍于不明对方来历,不便动手。


「你究竟是什幺人?」此时的莫门口气已经不如方才客气。


话音未毕,黑衣人已然欺身靠近,速度之快竟让莫门无丝毫闪躲空间,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了莫门身上三处大穴,令其无法动弹,连要大喊也来不及。


这时莫门更紧张了,额头上的汗水伴随雨水涔涔而下。


「微风徐徐两膀生,迴向逆行入丹门,潜龙顺息藏弓足,百川纳海归膻中。」黑衣人伸掌牴触莫门两膀,口中念念有词。


希莫门感到两股和煦的暖流自对方掌中传进体内,自心门起逆行入丹田后下沉,暖意直透脚底。接着体内各处竟冒出真气如千百万只蝼蚁爬行,奇痒无比,莫门苦于周身大穴被封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如丝线般的真气四窜,毫无抵抗能力。


只见黑衣人头顶蒸腾,冒出阵阵白烟。约莫半个时辰过去,希莫门体内鼓动的真气逐一归于胸口膻中穴,原本奇痒的感觉消退,雨中疾行的疲累跟着烟消云散,四肢百骸反倒充满力量。


鱼肚渐明,雨势收小。东方微微透出日光时,黑衣人收功后瞬间翻身上树,消失在晨雾之中。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莫门被封的穴道才自行解开。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他内心的疑问越来越多...


###

第十三回 领军篡谋据东南,鹰犬爪牙顷巢出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希莫门回到纳海庄已经过了早膳时间,大伙见他自外面回来都感到讶异。


「莫门哥!我们以为你昨晚太累,睡比较晚,没想到你这幺早起,去哪了?怎不约一下!」希捷停下木剑问道。


莫门两眼茫然的摇摇头,兀自走向自己的房间,芷姗见状况不对,赶紧放下木剑跟了过去。


「莫门哥...」芷姗对于莫门的不言语感到担心。


「让我一个静一静!现在我很混乱,想回房睡一下,先别管我罢!」希莫门没有回头,只是摇摇手回道。


---


七日后,陈友定自陕西回到福建延平私宅后稍歇,很快又离家前往城北的一处破旧古庙。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古庙平时香火虽不盛,但仍有僧人在此修行,过着不问俗事的生活。只是一直以来,附近住民传说,只要有人靠近古庙的西侧厢房就会遭遇不测,就在三个月前才有一个樵夫入山砍柴后失蹤,半个月过后在古庙后山发现一具惨遭削首的白骨。


「洱夷!传我话给喀密尔三兄弟,要他们明天中午到府里见我。」陈友定自墙外翻身入庙,避开庙内僧人,走到西侧厢房年久失修的门前对内说道。


「是,大人!」一个嘶哑、沈重的声音自屋内回话。


「近来还有没有人来打扰过你?」


「回大人的话,平日只有不知好歹的死小孩偶尔跑来嬉闹,我只是吓吓他们把他们赶走,未曾伤人!」


「嗯!低调点,千万别像上次失手杀了樵夫,让本府还得找人交给乡里处置。」从口气听来,陈友定对先前发生的事还是甚感不悦。


「是,大人!我明白,明日午时喀密尔三兄弟定準时出现在大人府上。」


「接下来或许用得到你,记得晚上找地方活动舒展。」话毕陈友定逕自离开了西侧厢房朝正堂走去。


「恭迎陈大人!」住持似乎知道陈友定要来,早在正堂外等候。


「这阵子福建虽然没甚战事,但北方的朱元璋跟西边的一些乱党,老是乱我边界,朝廷又无力南顾,我手上的军马除了要抗反贼外,还需要住持这边替我监视武林人士,可别给我出乱子才是。」


原来陈友定表面上虽忠于元朝,但各地纷乱四起,实际上更像割据一方的土皇帝。


「特别是纳海庄海门派一族,我要你派人日夜监视,每天向我回报庄内的一举一动,特别是那个色目人。」


「老衲明白,请陈大人放心。」


此时天上的半月,正被乌云默默遮去,星夜无光...

###

第十四回 坠饰遭窃埋隐忧,险恶密谋暗自生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丑时三刻,月光下出现三道黑影,倏然越过纳海庄高墙向内院飞去,仅一刻钟的时间,黑影便跃出庄外向树林奔去…

清晨时分,希莫门房内传出轰隆巨响,庄内上下急忙赶到,只见房里凌乱不堪,希莫门则是一脸焦虑,口中念念有词地槌打着桌子。

「不见了!不见了!」

「莫门哥,发生了什幺事?什幺东西不见了?」希捷芷姗异口同声地问着。

「我的坠子不见了!」

「怎幺可能会不见?不是一直都挂在莫门哥身上吗?」希捷语中充满疑惑。

「没错!平时一直都挂在我身上,即便是沐浴也不随便取下。但昨晚就寝前一时兴起,随手把玩了一下即放在床头,结果今早便失了蹤影。」懊恼的表情在希莫门脸上不断浮现。

「昨晚庄内可有异常?」一旁的一叶青马上问了数个值夜家丁,但皆回答没有异状。

突然,一名在院内打扫的家丁来福从外头奔向希莫门房门并大喊着。

「掌门,大事不好了!」

「何来大事?慢慢来,说清楚。」星宿一试着缓和家丁的情绪。

「方才我在庄内打扫时,发现花园的泥土地上有个巨大脚印且深达三吋,赶紧来稟报掌门。」

星宿一听闻后若有所思,似乎知道些什幺。

「青儿,你跟希捷、芷姗两人先留在莫门房中安抚他情绪,顺便再找找有无坠子的下落。古晋,你们几个跟着我去看看。来福,传我命令下去,从今晚值夜开始加派人手,要更小心谨慎些。」

同一时间,福建延平的大宅内正瀰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一条坠子被重摔在地…

「你们是怎幺办事的?这根本就不是『示占绿』!」

「师父请息怒,昨晚是尊照你给的指示办事,不过在他身上只找到这条坠子…」发言者是喀密尔三兄弟的老大步虏,外貌凶恶且声音低沈,但面对陈有定却像只乖猫一样顺从。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饭桶!全都是一群饭桶!」陈有定怒气沖天,让满是手下的厅堂瞬间鸦雀无声。

「嘿,嘿,嘿!大人先别着急,我有一计可让那小子拿出真正的示占绿。」一名以布巾裹头且身材瘦小的男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陈有定座位后方,没有人知道他何时出现及出现多久。

「斯高氏,你有何计谋,快说!」

待续~


###

第十五回 纳海庄院遇夜袭,难料莫门生死劫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当晚纳海庄内,星宿一与三个徒弟共聚于书房。

「师父!希家灭门惨案虽然平静多年,从最近种种迹象来看,该来的终究还是会上门。莫门的事看来是藏不住了,应该要好好想一下对策才是。」言者为希莫门的二师伯,外号麻雀锦,向来为星宿一所倚重的智囊。

「怕什幺?大不了跟他拼了,莫门可是海门派的一份子呀!」有着冲动性格的海狼随即脱口而出。

「师兄,话可不能这幺说,我海门派也算是江湖上的正派名门,怎能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外号金钱豹,小心谨慎的性格与海狼大相逕庭。

「古晋,依你所见,可有什幺想法?」星宿一似乎在期待着什幺。

「谁?」海狼听到有动静,马上制止了麻雀锦的发言并开门追了出去,不过对方轻功了得,早已消失无蹤。麻雀锦在柱子上瞥见发现一支飞镖,上头还绑着一纸短信。

「师父,这是…」

星宿一马上解开短信,纸上写着:

「救世应为海门愿,

希冀隐世毋须念,

莫藏名物于心中,

门派再行武林巅。」

「糟了!」剎那间,麻雀锦意识到不对劲,与师兄弟赶去希莫门房间时,人已经不知去向。

「芷姗、希捷,你们在哪呀?」麻雀锦于庭院中大喊着,两人马上从房间冲出。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爹,怎幺了?为何如此惊慌?」芷姗一脸不解地问到,但希捷看到麻雀锦的表情随即冲向希莫门房间并破门而入。

「莫门哥?莫门哥?」房内没有半个人影,但见桌上一只短信。

「欲取希家坠鍊,城外十里古庙。」

「难道与方才的短信是同一人?」海狼急切地问道。

「不大可能!语气、字迹都不相符。」金钱豹臆测着。

话才说完,正从厨房走来的一叶青听到消息后,手中饭菜瞬间落地,不断追问希莫门的下落,麻雀锦才将两则短信递给一叶青。

「怎幺会这样?我看莫门近来常常食不下嚥,晚饭也没什幺吃,我才想进厨房替他温些饭菜,怎幺会发生这种事情?」一叶青极度自责地说着。

「师叔,都怪我跟希捷一时贪睡误了时间,如果待在莫门哥房里就不会这样了。」芷姗难过地哽咽落泪,希捷则是一语不发地头低着。

「不行,莫门有危险!」一叶青随即施展轻功向城外方向奔去,芷姗与希捷见状也跟了过去。

「海狼、金钱豹,你俩赶快跟过去制止他们,以免憾事发生!」星宿一叮嘱着。

「古晋,你...跟我来。」


###

第十六回 传古示占现真蹤,海门力抗三恶霸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星宿一领着古晋进入疗伤房,将墙上的烛台转了半圈,只见原本用来存放草药的柜子向两侧打开,逐渐浮现一道石门。星宿一轻推石门后走下阶梯,古晋虽满脸疑惑但也只能一路跟随。阶梯尾端为一间石室,里头存放着不少捲轴与极为稀有的草药,不过角落里有个木箱却特别引人目光,沾满灰尘的样子看来似乎年代久远,接着便看到星宿一打开木箱并取出一个布包。

「古晋,我要你带着这东西立刻去找莫门。」星宿一缓缓说道。

「师父,这是…」古晋一脸不解。

「这是当初收养莫门时,放在他襁褓中的一把短剑,上头还镶着刻有『希』字的玉石。我想,或许这就是莫门的仇敌长年在寻找的东西。还有,小心为上!」

「是!」古晋没有多说,马上奔出纳海庄前往古庙。

子时方过,希莫门来到古庙前已一刻钟,却未见到任何人。正当要转身离开时,眼前出现三名衣着古怪的男子,正是陈友定的徒弟喀密尔三兄弟。

「别急着走!难道你不想拿回你的宝贝坠子吗?」

「是你们拿走的?你们是谁?快还给我!」希莫门语气相当急躁。

「我们是谁不重要,而且对这坠子也没兴趣,但若你想取回它,拿东西来换吧!」

「什幺东西?你们想要什幺?黄金、财宝我可没有!」

「不是什幺财宝,是你希家的传家宝『示占绿』。」

「什幺示占绿、示占红的,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幺!」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上!」

话一说完,三人布起阵势将希莫门团团围住。一眨眼,老大步虏从袖中射出三枚飞针,但立马被远方飞出的三枚铜钱击落。老二哿燐见状放出毒雾,紫色烟雾瞬间瀰漫在空气之中,让希莫门胸口极度闷热难耐。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不远处,一名壮汉将手中刀斧快速旋转,製造一股强风吹向希莫门,同时也将毒雾吹得烟消云散。


突然,一个青色飞影使出绵密剑阵冲向老三滹磊克,只见两个黑影一来一往,刀光剑影看得让人胆颤心惊。

过了数十招后,海狼、金钱豹与一叶青三人顺势将希莫门护在身后,不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此时,芷姗希捷二人虽已抵达古庙,但在师叔伯的制止下只能躲在树丛后观战。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们的?」海狼向三兄弟大声咆啸。

「废话少说!只要那小子把东西交出来,什幺事都没了!」即便是隔着面具说话,哿燐的声音仍相当洪亮。

「只要希莫门一天是我海门派的人,我就不允许…不允许你们动他一根寒毛!」先前的急奔打乱了一叶青的调气,但仍强忍不适作势出招。

「莫怪江湖上都说海门派喜爱多管闲事,看来此言不假呀!」滹磊克向步虏使了个眼色,步虏立刻转向了藏在树丛后两人并射出毒针…

###

第十七回 示占古庙现真蹤,海狼单敌滹磊克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芷姗与希捷压根没料想到对方早已发现俩人藏身树丛,毒针来的又及又兇根本不及闪避。就在千钧一髮之际,只见两道火光瞬间消逝,用身体护住希捷的芷姗却毫法无伤。


「什幺人?」滹磊克吼道。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儘用些偷袭步数的小人,有什幺资格批评海门派。」一股若洪锺般的声音从屋外逐渐靠近,原来是海门派现下第一把交椅,人称麻雀锦的古晋。


「这希莫门与你们海门派关係看来不浅啊!居然这幺多人护着他。」步虏高声说道,音量完全不输古晋,展现出浑厚的内力。


古晋自古庙正门走近希莫门一干人,将怀中的匕首交给莫门。


「莫门!这是师父要我转交给你的东西,说是襁褓中放在你怀里。」


喀密尔三兄弟远远看到希莫门手上接过匕首,并且不断发出绿色流光,全部心想:「肯定是示占绿!」


「原来希家传家宝物一直被你们海门派所霸佔啊!看来江湖上人皆说海门是名门正派,今日一见看来是浪得虚...」


「啪~啪~」滹磊克话音未毕,脸上竟热呼呼的吃了两巴掌。


「海门派由不得你们说三道四!」原来是一叶青趁着大家都在注意莫门手上匕首的时候,用极快的速度出手教训了出言不逊的喀密尔老三。


捱这两巴掌一向以速度闻名的滹磊克哪里受得了,勃然大怒直接冲向一叶青。海狼见状立刻拿起斧头出迎,只见滹磊克轻功了得,忽左忽右的闪避,虽然海狼劲道惊人,却伤不了滹磊克分毫。


这时站在步虏身旁的老二,脸上带着鬼脸面具的哿燐忽然转身用斗篷护着步虏和自己,接着一阵青烟自斗篷内喷出。


「老三让开!」步虏喊道。


「三弟快退!那是毒气...」古晋运内力将古庙内的众人一一推送出门外,一边要海狼闪避。


待续...

###

第十八回 受毒难移麻雀锦,暗手杀敌金钱豹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转眼间古庙内青烟瀰漫,海狼一边挥舞巨斧一手遮掩口鼻向外退,滹磊克听到步虏的呼声后放弃追击,回到哿燐身后。


大殿里只剩古晋一人。


「岂有此理!这家伙竟不怕二哥的『进格癫』...」滹磊克忿忿不平的说道。


「嘿嘿!」哿燐只一声冷笑。


「麻雀锦!你为了避免我们追击,所以没跟着退出庙外,但这样一来你已经沾染到我西域第一奇毒『进格癫』,就算你内力再浑厚,还是无法避免全身麻痺的毒性作用。现在我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步虏高声说道。


庙外众人只见大殿上古晋的身影一动也不动,又听到步虏这幺说,全部开始担心起古晋的安危。


「师父!」


希莫门携剑欲上前,却被一叶青给拦下。


「莫门!他们这幺说的目的就是要引你入殿,以你现在的功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千万别冲动!」一叶青使眼色示意四师兄金钱豹查看古晋的状况。


滹磊克见金钱豹要进殿,立刻欺身逼近古晋身旁。金钱豹见状顺手甩出一把算珠,悉数朝滹磊克周身大穴攻去。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这突如其来的暗器让移动中的滹磊克丝毫没有闪避空间,硬生生被算珠击中摔倒在地。


「不愧是金钱豹,算盘使得这般精妙,高招!」步虏冷冷说道。


倒地的滹磊克勉强起身,发出阵阵呻吟。原来金钱豹所射出的算珠,竟一一嵌入肉里,手劲之大,连海门派自家人都目瞪口呆。


「想不到四师叔平常看起来沈默寡言,只管府内一切出纳,不过问其他事情,竟有这等功力我们却都没见过!」希捷低声跟莫门说道。


金钱豹趁滹磊克倒地,快速来到古晋身旁,只见古晋表情一如往昔,但嘴角微微颤抖,明显是受对方毒气所伤。


「三哥!」金钱豹回头呼喊海狼协助,同时朝步虏及哿燐甩出一把碎银。


步虏及哿燐同时跃起分向两旁闪避,殊没料到碎银去势不若算珠凌厉,丝毫不具杀伤力。


就在哿燐落地同时,海狼竟举着巨斧迎面劈到,第一时间只好举手挡格,就这幺一着,右臂被海狼砍下,顿时见血!


###

第十九回 呼之欲出藏镜人,海门忧麻伤雀锦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二弟!」

「二哥!」

步虏和滹磊克见哿燐被砍去一臂,同声惊呼!


滹磊克不顾身体负伤急奔到哿燐身前,却见海狼并无追击的意思。原来金钱豹已趁着海狼出手的时间将古晋搀扶出古庙外。


「看来海门派真的定要插手这件事!」步虏语调虽冷,但赶觉得到话中充满威胁。


一叶青与金钱豹分立人群左右,海狼站在中间挡在古晋身前。


「我的身世到底跟你们有什幺关係?你们说的示占绿又是什幺?为什幺你们要这样伤人?」人群里的莫门突然咆啸大吼。


「希莫门!你是真不明白还假不明白?还是海门派收养你那幺久,压根没跟你提过,你们希氏珍宝-示占绿的来头?」

「若真是如此,就证明海门派也不过是个觊觎你们希家宝物的伪君子罢了!」步虏高声回应希莫门的问题,话中带刺的刮了海门派一顿。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莫门!休听他瞎说!」一叶青回头望向希莫门。


「海门派从不知道什幺示占绿,我们抚养莫门长大,是受希夫人之託!」古晋说话不若方才进入古庙来得声若洪钟,显然毒性发作越久,损伤越大。


「你们砍去我二弟一臂,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说毕就与滹磊克搀扶哿燐向后殿退去。


「慢着!方才看你们出手的招式跟步伐,隐然有海门派的功夫在里头!说~你们到底是什幺门派,在哪里窃学我们海门的武功!?」古晋虽受创,但话语中仍相当严厉有威严。


「我们的师父说出来怕你不相信...」滹磊克愤愤的说。


「不许多嘴!」步虏高声制止滹磊克。


###

第二十回 莫门出击碧海剑,招招连绵步步险


作者:平扬龙章



《此文章转载自『哈滴粉丝俱乐部』》(非经原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话没说清楚前,你们休想离开!」


眼见喀密尔三兄弟即将退入后殿,希莫门一个箭步冲出众师伯的围护,速度之快连一叶青都不及反应。


滹磊克见状不顾身上受伤,挺身挡在希莫门前。


「臭小子!要不是因为你,我们兄弟怎会如此狼狈,看我怎幺教训你!」话没说完弯刀已攻到希莫门面前。


希莫门向左一闪,比滹磊克动作更先一步,彷彿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招似的。滹磊克眼见一招不中也不心急,转手回向紧接着第二招又逼向希莫门。只见莫门左手举起绿能剑护身,脚下步伐灵巧全然不输一叶青。


「想不到莫门功夫已有这般火侯,平常怎看不出来!?」一叶青心想。

《希捷屠龙记》网路小说连载(更新第 20回)

滹磊克见希莫门轻功了得,防守全无破绽但又不还手,在久攻不下且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越斗越不利。


希莫门纵身闪过滹磊克右向一刀,在空中突然惊觉身后有股凌厉掌风逼近,只得绿能剑出鞘盲击身后。想当然背后这掌绝对是一旁步虏所出的招,但因海门派众人在大殿外距离较远,无人赶得及助希莫门,只得一阵惊呼。


就在一瞬间,谁也想不到莫门这一盲剑,竟直指步虏掌心,逼得步虏只得收掌自保。落地后,希莫门直觉陷入前后夹攻情况明显对己不利,加上暗觉方才步虏一掌内劲与当日霞海亭遇到的陈友定相若,内心更是惴惴不安。但想到这些人一定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今天如让他们离开,就失去揭开自身身世的机会,说什幺也不能退缩,于是使出绿海剑法中的「碧海青天」直攻步虏面门。


步虏眼见此招来势汹汹,不及思索即后跃闪避。希莫门却似乎早知步虏会向后跃,脚步跟着前移,剑尖横转跟着使出「苏海韩潮」再度逼向步虏胸前,完全不给步虏任何还击跟逃脱的机会。


「莫门这些繁複的变招跟步伐是妳教他的?」古晋对守在身前的一叶青问道。


「不是二师兄幺?」一叶青满脸疑惑。


「快说!我的身世!还有你们口中的示占绿到底是什幺!?」希莫门对眼前的步虏问道。


滹磊克眼见大哥受制于希莫门,忍着身上伤痛继续攻向莫门右侧,想逼莫门撤去手上的剑。只见莫门剑尖一转,迅雷不及掩耳的击向滹磊克持刀手腕,滹磊克手上弯刀即刻脱手飞出,劲道之大连平常一同练剑的芷姗与希捷都感诧异。


「不过数日不见,没想到你这黄毛小子的功夫倒是长进不少啊!」冷冰冰的语调,声音却是出乎众人意料的熟悉。


「大师兄...」古晋低声说道。

待续~

###

上一篇: 下一篇: